當前位置: 首頁>>先進典型>>正文

學生是我人生路上最動人的風景——記首屆教職工“飛翔獎”良師益友獎獲得者、輔導員舒小立

2019年08月30日        點擊:[]

2008年,舒小立來到學校擔任專職輔導員,先後在石工院、電信院工作。如今,十一年的輔導員生涯悄然而過,帶過的學生從“90後”變到“00後”,累計超過2000名。“學生就是我人生路上最動人的風景。”舒小立心裏明白,學生畢業後能時常記起她,那就是一種肯定,要是偶爾發個微信、打個電話,那就幸福滿滿。

人物視頻鏈接:https://v.qq.com/x/page/r091928qtz1.html?pcsharecode=t5mk9WHs&sf=uri

傾聽學生的苦惱,分享學生的喜悅,與學生在一起是舒小立最開心的時刻。



貼近學生的大姐姐

今年是舒小立擔任輔導員的第11年,說起剛進校工作時的心願,她坦言,“想把學生一個不落帶到畢業”。

除去某些客觀原因不能順利畢業的學生,還有一些學生因爲心理問題無法完成學業。舒小立主動查找原因,反複琢磨,她漸漸意識到,“學生各具特色,不能籠統管理”,應該主動貼近學生,了解他們的日常動態與所思所想。

學生也十分喜歡舒小立,總是把她當成自家的“親姐姐

貼近學生的第一步,舒小立選擇在合規保密的前提下,提前翻看新一屆學生檔案,了解學生們的初高中學習、任職經曆、家庭情況等,以便因材施教。

主動聯系,是舒小立貼近學生的另一法寶,但“不可能把每位學生找來辦公室談心”。舒小立承認,現在很多時候會和學生在微信朋友圈、QQ空間點贊評論、頻繁互動,這也是把握學生日常動態的有效方式。查寢室時和學生唠家常、查課時詢問學生近況、在學生微信群或QQ群裏和學生打成一片等等都爲舒小立提供了貼近學生的重要機會。

在反複的實踐摸索中,她領會到純粹的行政化管理思路不適合學生工作,而心理健康知識則有助于及時把握學生心理狀態,提前做出分析,預防極端行爲。

于是,在學校的支持幫助下,她利用課余時間和假期,學習心理學知識,考取了二級心理咨詢師證書。在之後的學生工作中,舒小立將“貼近學生”記在心上,積極應用心理學技巧輔導學生。

2013級曾有一位學生頻頻曠課,舒小立給學生家長打電話了解情況,卻被學生誤會爲“找父母告狀”。舒小立想方設法找這位學生交流談心,多次談話後學生終于傾吐出曠課的原由,以及內心的想法。之後的一次談話中學生突然問到:“我能認您做姐姐嗎?”舒小立驚訝之余突然明白,“在外求學的學生需要被關心、被過問”。舒小立認爲,短期內讓學生理解老師和家長的良苦用心很難,但不管不問,只會加速他們的自暴自棄。

就這樣,舒小立扮演著“大姐姐”的角色迎來送往了一屆又一屆學生。“很幸運學生能一直把我當大姐姐。主動貼近、持續過問,學生總會在某個時間節點突然明白,我是爲學生們著想,而不是熱衷于打小報告。”

學生臨近畢業總會寫上一段感謝、祝福的話語送給舒小立,這也是舒小立視爲自己最珍貴的禮物。

立德樹人的“舒導”

十一年來,舒小立一心撲在輔導員崗位上,累計帶班人數超過2000人,所帶學生100余人次榮獲國家級、省部級獎項;所帶班級多次榮獲“十佳班級”、“學風優良班級”、“五四紅旗團支部”等榮譽稱號。

看到自己的學生順利畢業,工作再累,再辛苦,舒小立覺得也是值得的。

舒小立來校任教前,曾在共青團四川省委工作,對青年的思想政治教育與培養工作尤爲關注,這直接促成她選擇進入高校,擔任專職輔導員。

“爲國家能源戰略服務是學校的職責所在”,舒小立解釋說,我們是一所能源類大學,所以輔導員必須政治素養過硬,立場堅定,積極引導學生樹立愛國主義精神,因爲這直接關系到國家能源安全與能源事業的未來發展。

她明白作爲西南石油大學的輔導員,肩負重任,要想回答與解決好“培養什麽樣的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爲誰培養人”這三個基本問題,必須牢記高校教師身份,強化“立德樹人”的核心目標,發揮“身正爲範”的作用。

熟悉舒小立同事和學生都知道,她帶的學生很少有因爲被降級或被退學等不順心的事情而對人生絕望,進而采取極端方式解決問題。這與舒小立的提前“幹預”與定期開導有關。

然而“帶的學生多了,難免會遇到一些突發狀況”,舒小立坦言,2008級曾有一位獲得過省級優秀高中畢業生的學生,入學後沈迷遊戲,大一第一學期就挂了三門課,她反複找這位學生談話,但收效甚微。

“這個過程我也非常苦惱,想方設法幫助他,但結果差強人意”,舒小立回憶說,一直拖到大三因爲學業成績不達標,最終只能降級。本著尊重學生的原則,她繼續與這位學生談心談話,綜合多方面的考慮,以及征得家長的同意後,這位學生決定退學重新參加高考,並最終考取重慶大學。

舒小立說,只有走進學生的心裏,才能獲得學生的信任,才能做好輔導員工作。


舒小立明白這樣的事例不具有普遍性,她清楚必須“在學生出現小問題時就給予關心幫助,而不是等到問題變大後才急著尋求解決方案。”她希望學生嚴于律己,坦然面對人生的不如意,將個人的職業理想與民族的複興夢對接,爲祖國的能源事業做貢獻,爲國家的人才培養工作奉獻力量。

將小家與大家合二爲一的“大家長”

現在的舒小立已是一位九歲女孩的媽媽,而輔導員的工作性質決定了她與女兒的相處時間非常有限。

“有时候,正陪着女儿吃饭电话突然就响了”,舒小立說,这时,她只有先安顿好女儿,接着就赶紧去找学生处理紧急情况。即便如此,舒小立从未减少对女儿的关心呵护。

每天預留固定的時間陪女兒是舒小立對自己的要求。“陪伴孩子的時間雖然有限,但一定要讓孩子感受到被關愛。”她認爲,輔導員工作與母親角色有共通之處,其本質都是教育人、塑造人。

舒小立認爲,作爲輔導員最重要的是教會學生做人,要幫學生扣好人生中的第一粒扣子。


2015年9月舒小立遇到輔導員生涯的一場硬仗。學院清理學籍,有28名同學留級到了她帶的2013級。舒小立不抱怨,不灰心,誰的青春不迷茫?學生一時掉隊,正是需要老師“輔導”的時候。

舒小立逐一分析了這些學生降級的原因,有沈迷遊戲的,有學習動力不足、平時優哉遊哉的,也有因父母關系、自身情感等原因産生心理問題的。明確了病竈,舒小立采取靶向治療。首先集體輔導,召集《大學——你的文化自助餐》主題班會,用願景“你究竟想要怎樣的人生?”倒逼問題“你余下的大學時光究竟應該怎麽過?”,促使學生不容回避地反省,激發學生追求上進的內生動力。然後是個別談話,對挂科較多的學生針對性幫助。平時的過程約束更不可少。舒小立把這些學生單獨組成一個社交群,關注他們的思想動態和學習狀況。

舒小立經常“突襲”,要求學生發定位,如果誰上課時間在正因村,就要准備向舒老師“背書”了。老師用心,學生也爭氣,天道酬勤,這28名學生後來有5名跳級到了原來的班級,全部學生順利畢業,還有1名學生考上了研究生。

帶著女兒檢查寢室、哄女兒睡著後熬夜背稿子、在辦公室放一張小書桌供女兒學習等點點滴滴的故事共同構成了舒小立平凡但又可貴的生活工作。她已將家庭與學校合二爲一,踏踏實實、認真負責地遊走于小家與大家之間,自由舒心地做女兒與學生的“大家長”。(刘仲铭 皮璟璇 大学生全媒体中心 任馨怡 于松靖)


上一條:做堅守初心的育人者——記2019年全國模範教師、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張健豐 下一條:教書育人獎獲得者、經管院教師梁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