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先進典型>>正文

一生忠诚献石油 一片丹心照玉門——追记我校1980级石油地质专业校友、“央企楷模”陈建军

2019年10月22日        點擊:[]

陈建军生前是集团公司优秀共产党员,荣获第十届“孙越崎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大奖”,连续两次被评为“甘肃省领军人才”。他2019年5月28日因病去世,终年56岁。今年7月,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党组决定,追授陈建军同志“铁人式的好干部”荣誉称号。9月20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授予陈建军 “央企楷模”荣誉称号。


祁连山北麓,碧空如洗,艳阳高照。在海拔 2000多米的山峦间,数百个采油机开足马力采油,为略显荒凉的山坡增添了几分生机。

在众多油井中,一口名为“柳 102”的油井格外显眼,一块写有“功勋井”三个鲜红大字的巨石赫然矗立在旁,记录着它为玉门油田立下的赫赫功勋。而提到这口井,就离不开它的勘探开发者——玉门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陈建军,正是他创造性提出“下凹找油”,青西油田才得以发现,玉门油田也因此得以稳产开发至今。

1984 年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分配到玉门油田后,陈建军就开始了“为祖国献石油”的人生,一干就是 35 年。35 年来,他一心扑在油田上,不知疲倦地研究、勘探、开发,为油田持续稳产殚精竭虑。今年 5 月 28 日,在与病魔抗争了两年之后,陈建军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去世后,上万名油田职工和玉门市群众自发前来吊唁,缅怀这位一生都在为祖国奉献石油的石油赤子。

一片丹心照玉門

西出嘉峪關70公裏,是甘肅玉門。說它是中國“石油工業聖地”,不爲過。

玉門油田開發于1939年,是舊中國規模最大、産量最高、職工最多、工藝技術領先的現代石油礦場。

解放前10年,累計生産原油52萬噸,占當時全國總産量的95%。曾救民族于危亡,在“一滴油一滴血”的戰爭年代,有力支援了抗日戰爭。

1959年,被喻爲中國現代石油工業第一礦的玉門老君廟油田,原油産量已達93.64萬噸,爲年輕的共和國撐起石油工業新天地。

此後數十年裏,玉門“出産品、出人才、出經驗、出技術”,成了老老少少石油人的母校、老家、故地。松遼、四川、柴達木、准噶爾、塔裏木、吐魯番……共向全國各油田和煉化企業輸送骨幹10余萬人。凡有石油處,就有玉門人。

全力支援新油田開發建設後,玉門人才缺、産量降、設備老、包袱重。最低時,油氣當量全年不到40萬噸,不到長慶油田3天的産量。

玉門雖老,精神不倒。人走精神在,人減幹勁增,小廠也要辦大事。1.2萬多名員工,堅守在不到1萬平方公裏的勘探老區裏,找油找氣,锲而不舍。

陳建軍是“油二代”,誕生于這片以艱苦奮鬥爲核心、無私奉獻爲精髓、自強不息爲實質的石油熱土。

“‘石油搖籃’這杆大旗不能在我們手裏倒下。”近80歲老油田的出路,父老鄉親明天的生計,山一樣壓著這位玉門油田的新時代領路人。

他深知,要走出困境,必須登高望遠。

“玉門油田要望向百年。”2015年,剛當上油田總經理,他就圍繞扭虧脫困和高質量建設百年油田的課題,提出上下遊一體化、主營業務與工程技術服務一體化、勘探開發一體化“三個一體化”發展思路,明確優先有效發展勘探開發,穩健高效發展煉油化工,協同有效發展工程技術服務的戰略布局。

他一家挨一家地到基層單位走訪調研。找各種機會向老同志、老專家“尋醫問診”,請他們爲油田發展開藥方。

2019年初職代會上,他帶頭謀劃制定“扭虧脫困、重上百萬”的時間表和路線圖。

開發部副經理盧望紅說,陳總搞勘探出身,時時能感受到他對資源的渴望和謀發展的戰略眼光。

早在任副總時,他就組織勘探開發人員對塔裏木、鄂爾多斯等盆地勘探領域進行研究,油氣資源進行評價。“搞了十幾年優選,把可能的資源都摸排了一遍。”

心裏有底,才能在集團公司油氣礦權內部流轉關鍵時刻抓住機遇。經過前期技術對接、洽談礦權、實地踏勘,2017年10月24日,玉門油田與長慶油田簽約,環慶區塊正式流轉,爲玉門後續發展帶來新希望。

“思油盼油,爲油而生”,這是玉門油田人事處孫峻對他的評價。“跟著陳總幹活,得把鞋帶綁緊,不然鞋就跑掉了。”他危機感太強了。老一輩的豪情,新時代的號角,生命的鼓聲,都催他前行。

玉門父老要強起來,不能看著鄉親比分出去的親戚朋友收入低。“他想把每個人的事都辦好,把退休的每個老職工,都安頓好。”早年退養職工收入少,生活有難處。陳建軍召集計劃處、財務處、離退休管理中心同志多次開會討論,充分利用政策盡可能解決問題。如今,近2000多名退養職工收入都增加了。

陳建軍當領導啥都管。“我們自己有農牧公司,全油田每個員工每月低價供應15斤鮮奶、5斤雞蛋。”離礦區90公裏,在海拔2500多米一線倒班的員工,一提起這事都樂樂呵呵,心滿意足。

老君廟采油廠辦公室主任張慧君說,每次分來大學生,陳總都催問她,到公寓去看了沒有,缺什麽不。每次到采油隊來,都到大食堂排隊打飯,和年輕員工坐一桌上問長問短,問寒問暖。

一個老職工托他幫孩子看志願咋報,他抽出空,專門找幾個明白人一起幫著研究。

老君廟采油廠安全副科長張維榮有次打電話,想問問孩子能不能回油田就業。三周後,老張接到來一線值班的陳建軍電話,喊他過來。問了情況,陳建軍直白地說,師範專業進不了油田,得抓緊考教師資格證,又囑咐上教育局網站看招聘信息。後來孩子當上了中學老師。

人人知他戀故交,念舊友。但對個別借他名頭兒違規行事的,他的溫良和善裏,藏著鋒芒。

紀委書記宋中華說,“他敢說話,敢擔當,從紀檢隊伍補充完善到各項工作開展,都給予了極大支持。”

近80年的老礦區,上下、內外關系絲絲縷縷、盤根錯節。不少多年形成的做事老毛病見慣不怪,習以爲常。違規違紀絕對不行。他說,不管涉及到誰,嚴查到底。

曾有機關同志開會時手機響了,他毫不含糊當場批評。2018年,綜合服務處因在合規管理上違規違紀,共34人受到黨紀、政紀和組織處分、處理,涉及6名正副處級幹部。

此生無悔勘探人

“学石油干石油毕生忠诚献石油;想玉门为玉门一片丹心照玉門。”一幅挽联,凝结了陈建军的一生。

他1984年畢業于西南石油學院石油地質專業。從勘探開發研究院實習員到院長,從油田副總地質師到副經理,再到擔任主要領導,陳建軍一天也沒離開過勘探開發業務。?

“油氣勘探是一項有風險,又充滿激情,充滿收獲的事業”,陳建軍說。作爲隊伍的頭羊,他從不紙上談兵,總是帶人滿山跑。

找油找氣,是勘探人畢生的渴望與重任。與陳建軍共事多年的副經理範銘濤說,勘探不是一個人的事,得團隊作戰。老一輩發現了五個油田,我們找到了兩個,“他作爲主導者,貢獻突出。”

“繼承先輩遺志,向祁連深處探索。”這是他寫在《孫健初傳》一書空白頁上的話。他還說:“勘探開發要敢于突破舊框框、敢于否定過去、敢于冒大風險,只要認識到位、研究到位,就要大膽部署、大膽實施。”

20世紀前,玉門的找油理論都圍繞坳陷,認爲高點才能出油。可自1958年鴨兒峽油田發現後,勘探幾乎止步。再彈“老調兒”,很難突破。

陳建軍帶隊反其道,創造性地提出了“下凹找油”新見解。勘探人員憑著執著與堅韌,陸續發現窟窿山、柳溝莊構造,年産50萬噸的青西油田問世。玉門老區沈寂40年後,地質儲量翻倍增長。順著這個思路,他們四上長沙嶺,又取得勘探實質性突破,建成酒東油田

青西與酒東,爲臨近古稀的老玉門帶來新生機。2006年,油田原油産量達81萬噸。“這下玉門人有救了。”陳建軍和勘探開發人員倍感欣慰。

搞石油,光有激情是不夠的,還要守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陳建軍這輩子,就耗在祁連山下,跟石油勘探“杠上了”。

玉門油田作業公司曹衛東說,“我們井隊走到哪他就在哪。海拔4200米南7聯他沒落下,延展400多公裏的雅布賴沙漠也沒落下。他跑遍了全油田所有探區”。

2015年底一次報告會上,東方物探公司張寶權驚訝于陳建軍對地震資料的熟悉程度。“每口井他都清清楚楚,每個問題指導得都很專業,我們一線員工打心眼裏佩服。”

他平日的關愛,也讓這些遠離家鄉的工程技術人員心裏熱乎。

勘探部經理沈全意是小他三屆的同門師弟。一篇勘探交流會彙報稿,陳建軍指導他改了4遍。格式、內容、邏輯、數據,“改得我都沒耐性兒了。這領導要求也太細太嚴了。”向他彙報工作,來不得一點虛的。“因爲每口井、每個參數,他都一清二楚”。

勘探開發研究院西北分院龍禮文說,陳總不愧搞科研出身,他懂我們心思。“大膽幹,成熟一口打一口,先別考慮投資成本的事。”有勇于擔責的領導站出來,“我們心裏有底兒了。”

青西采油廠廠長吳國罡回憶說,不管半夜還是淩晨,他一天打來好幾個電話,詢問正值上産的青西井上情況。他機關辦公室、一線辦公室、值班公寓、家裏、手機,我所有電話都記得。

“他是個油癡”,老君廟采油廠廠長胡靈芝說。1998年8月10日,青西油田功勳井柳102井,獲得日産50立方米高産工業油流。一片歡呼聲中,陳建軍興奮得又蹦又跳。他忘情地捧著噴出的油樣用嘴嘗,判斷含水量,嘴上弄得黑乎乎。

還有一次大年三十到井上慰問,他雙手抱著采油樹,在冰冷的井口上親了一下。懂他的人說,采油樹就是他的孩

石油,主宰著他的悲喜中油測井吐哈項目部阚玉泉說,“油井解釋好時,他就眉開眼笑,喜上心頭。”

勘探開發研究院唐海忠院長說,今年柳北4井期望出油沒出,“他很上火,把我們叫到辦公室分析井上資料。”彌留期間,我們打電話告訴他環慶資料到岩心庫了,他特別高興,說“等我病好了,回去看。你們不要來看我,把手上工作做好。”

細述與陳建軍比肩作戰的勘探開發曆程,範銘濤話又密又多。說起他的病逝,這個壯漢突然低眉紅眼,“35年的兄弟啊……不想說了……”站起身來,轉頭離去。

祁連山下石油魂

1953年,18歲的陳能榮招工來到玉門油礦,起初在磚窯裏背磚,後來當了汽修工。1963年春,谷雨過後第5天,有了大兒子建軍。此後,又生了二兒子建玉、三兒子建琪。

生活艱辛,養大三個兒子,不容易。老父親的雙手彎曲、粗糙、灰白,是年輕時常用含鉛高的汽油洗手所致。

可老人更多的是骄傲。2010年的一天,在小区《甘肃日报》读报栏里,这个农家院出身的普通工人,看到当年的甘肃领军人才里,有陈家两兄弟的名字。大儿子陈建军四年后又获评这一称号,这在全甘肃省也只有老陈家有此殊荣。2001年,陈建军还获过国家第十届“孙越崎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大奖 ”。?

6月12日,面對采訪的記者,老父泣不成聲,“我後悔得很,還不如讓他當個農民”。“他非要搞個大油田,可把人搭進去了。”傷心之余,老人也說,“找到大油田,確實攢勁得很。”

“不管當多大官,不是你的,堅決不能拿。”這是父親時常敲打兒子的話。老人住的房子很舊了,陳設也平常。土黃色仿皮沙發邊角都磨得泛白、起皮兒了。家裏牆上挂的,桌上擺的,都是全家福。

老人說,“回來看我,從來不說有病的事,說的都是油田上的事。有一次回家,我說他瘦了,他就撩起衣服拍拍肚皮說,看看,我都吃胖了。其實是肝腹水,肚子漲得老大。”

患肝癌兩年,怕父親擔心傷心,平日特別孝順的陳建軍一直瞞著病情。最後日子,也只跟老人說去做膽囊切除手術。

“他這人,只要別人高興,什麽都願意付出。難過的事,都自己藏著。”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妻子心疼得流淚。夫妻倆始終相敬如賓,有天在病床上,他愧疚地說,“玉鳳,我這段時間不好好吃飯,惹你生氣了。實在是惡心,吃不下去。”

他也盡量瞞著同事。外出看病,都是妻兒和兩個弟弟、弟妹陪著。

不止自己以身許油,他讓兒子倉倉也幹這行。一直跟他共事的玉門油田常務副書記劉戰君的兒子也在他的勸說下學了石油。“都不學石油,以後誰幹?”

倉倉大名陳玮岩,岩石的岩,岩心的岩。將出世的孫輩,他給取小名“小石頭兒”,紀念他牽腸挂肚,不能割舍的石油情緣。

倉倉說,小時候寒暑假,他總帶自己到老君廟井場、孫健初公園,給我講石油前輩的故事。

2017年5月11日,確診肝癌。這兩年裏,一共化療了24次。即使不得不去醫院手術、治療,他也始終沒離開過工作。扭虧脫困,重上百萬,手頭太多事要做,他覺得時間不夠用。

爲礦權流轉的事,他拖著化療的病體進北京、跑慶陽、赴環縣,彙報、會談、踏勘,一步不停。簽完協議第二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驅車從慶陽趕往150公裏以外的環縣,連藥都沒帶。他不顧勸說,堅持在環慶區塊山塬溝坎三四個井場實地踏勘,在丘陵溝壑和崎岖山路間顛簸了四五小時。

5月2日,已經病得非常嚴重,不得不准備再次住院。他跟兒子說,肚子脹,很難受。臨行前,他腰上拖著袋、身體插著管、挂著氧氣,病床側臥,把在家的領導班子成員叫來,從上午到晚上,七八個小時開了三個會,堅持把各項工作安排妥當。

3日,極度虛弱的他趕赴濟南治療。倉倉安慰他說,爸,沒事,咱還能做手術。他欣慰地笑了。“那天晚上的笑容我一直記得。第二天就意識不清了。”

5月中旬,做了腹腔穿刺。家人看著心疼,告訴他,門關上了,你疼就喊兩聲。他一聲不吭。只有手機響起《勘探隊員之歌》的旋律,才握著拳頭,有了意識。

“是那山谷的風,吹動了我們的紅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們的帳篷……我們懷著無限的希望,爲祖國尋找富饒的寶藏……”這首歌在陳建軍彌留之際,比杜冷丁、嗎啡等止痛劑還管用,成了他忍受病痛的精神慰藉。

26號,陳建軍突然睜開眼睛,連喊三聲“好好好”。手舉起來,像要鼓掌,可是兩手沒力氣合攏。又接著說“勝利!大勝利!”熟知他心思的醫護人員問,“是不是找到大油田了?”他微微轉過臉來問,是呀,你怎麽知道?家人以爲病情好轉,可是,他再也沒開過口。

28號19點,濟南解放軍第960醫院肝膽外科一間悶熱的普通三人病房裏,在兒子呼喊聲中,35床陳建軍不再醒來。泉城初夏落日的余晖透過窗,照著他眼角流下的兩行清淚。

31日,85歲老父陳能榮,終于盼回老是哄他“我好著呢”的大兒子,裝在孫子捧著的骨灰盒裏。耄耋老人,涕淚橫流。邊哭,邊心疼孫子勸他別難過。

聽說了他去世消息的老少從四面八方趕來,參加追思會。進不去現場就站在外面。

早上6點多,88歲老煉廠職工趙應文,推著自行車當拐杖走了二裏多路來了。他掏出1000塊錢非要交給家人,勸了半天才揣回去。結束了,老人也不走,直等到把骨灰送完。

老君廟采油四隊603崗位長王瑞剛輪休回酒泉,一大早四處找花店,帶來了一把黃菊。過去十多天了,這位年輕大學生說起來仍嗚咽不止,“他對每個員工都好。不管過多少年,他還會在我們心裏。我會好好工作,永遠記住他當時在站上給我的鼓勵”。?

生爲玉門人,死是石油魂。

6月2日,陳建軍葬在酒泉祁連錦園,6年前去世的媽媽墓旁。


陈建军同志1980 年9月至 1984 年7月就读于西南石油学院石油地质专业。

1984年7月分配到玉門石油管理局勘探開發研究院工作,先後任勘探室實習員、助理工師、勘探室副主任、主任、研究院副院長兼總地質師、研究院院長。

1997年12月任玉門石油管理局副總地質師兼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

1999年月至2002年2月,先後任玉門石油管理局副總地質師、玉門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助理。

2002年2月至2005年7月,任玉門油田分公司副總經理、黨委委員。

2005 年 7月至 2015 年 7 月,任玉门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玉门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常委)。

2015 年7月至 2016 年 12月,任玉门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玉门石油管理局局长。

2016 年 12月至 2017 年 11月,任玉门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玉门石油管理局局长。

2017 年11月任玉门油田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玉门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2019年5月28日下午7時因病不幸逝世,年僅56歲。

陈建军同志的一生,是为石油事业奉献的一生,也是为玉门油田发展鞠躬尽瘁、不懈奋斗的一生。作为玉门油田油气勘探的领军人物,他以无比的激情和韧劲,带领大家潜心研究,历经艰辛,发现并成功开发了青西油田和酒東油田,使处于困境中的老油田焕发新的生机,为玉门油田的持续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作为玉门油田的主要领导,他夙夜在公,殚精竭虑谋划油田发展,团结带领油田上下全体干部员工攻坚克难、拼搏进取,使油田发展空间逐步扩大、公司治理效能不断提升、经营形势逐年好转,为油田扭亏脱困、稳健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他始终坚定信念、忠诚于党,勤政务实、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作风扎实、光明磊落,为油田全体党员领导干部树立了典范。(综合新华每日电讯、中国石油石化网等报道)

上一條:【榜样】退而不休 “80后”老党员李荣韩初心不忘 下一條:苏培东:冒毒气危险 拓天堑为通途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