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本站首頁>>工作動態>>正文
中國教育報整版報道我校扶貧工作
2020-06-16 11:31   審核人:

來源:中國教育報

扶貧對話:用“教育智慧”攻克“難中之難”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南部,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受历史和地理环境等因素影响,这里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近年来,四川充分发挥教育在拔穷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中的重要作用,全省教育战线派出的扶貧幹部前赴后继,在脱贫攻坚中提高群众的认知水平,改变他们的思想观念,提升他们的受教育程度,极大改变了凉山群众的精神面貌。

今年,涼山將全面完成最後7個貧困縣摘帽、300個貧困村退出、17.8萬貧困群衆脫貧任務。近日,本報記者來到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與長期紮根在這裏的駐村第一書記、西南石油大學教師李凱和一直關注涼山的西昌學院院長賀盛瑜展開了深度對話,探尋脫貧攻堅中的“教育智慧”。

西昌學院院長賀盛瑜

駐村第一書記、西南石油大學教師李凱

打通新路、蓋好新房、建好新學校

記者:涼山彜區是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是影響四川乃至全國奪取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的控制性因素。習近平總書記對涼山脫貧攻堅高度重視、對彜區群衆十分牽挂。這幾年來,涼山發生了哪些變化?

賀盛瑜: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涼山不少邊遠的村寨我都去過。過去,彜族群衆的生活條件都非常艱苦。以住房爲例,大多數都是土坯房,低矮、潮濕,通風、采光都很差,沒有客廳、臥房、廚房的分區,只有人畜混居的一室。席地而坐、席地而臥是生活的常態。不少高半山區,一到冬天,溪水封凍,就會出現人畜飲水困難的問題。去過涼山的人都爲之揪心,我也一樣。

今年4月,我到美姑縣看望了結對幫扶的貧困戶馬卡以子一家,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態讓我十分安心。在易地搬遷的安置點裏,房間寬敞明亮,各種基本生活設施和家具家電一應俱全,可以說是“拎包入住”。家裏的大人可以就近在産業扶貧項目和社區公益崗位上就業,兩個孩子也可以就近接受良好的教育,日子越過越好。

馬卡以子一家生活的改善就是涼山脫貧攻堅成果的一個縮影。按照習近平總書記“五個一批”脫貧措施的要求,涼山大力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工作,截至今年5月底,今年計劃摘帽的7個貧困縣中,大部分已經完成了住房建設。搬進新房、住進新家,孩子接受好的教育,讓困難群衆持續脫貧致富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李凱:2018年,我到涼山參加脫貧攻堅工作,見證了涼山翻天覆地的變化。涼山紮實推進“兩不愁三保障”,村容村貌煥然一新,彜族群衆的日子越來越好。

以三河村爲例,過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村子的真實寫照。村子産業結構單一,無主導産業,無村集體經濟,吃水困難,村民生活十分艱難。兩年來,我們緊盯“兩不愁三保障”和村“一低七有”目標,規劃了9個易地搬遷安置點152套住房。爲了讓群衆喝上放心水,我們在13公裏外的解放溝找到了穩定水源,徹底結束了老百姓從幾公裏的村外背水吃的曆史。爲解決老百姓出行難、農産品優質難變優價問題,我們建成了通村柏油路,讓老百姓出行更加便捷更加安全。

三河村各村民小組位置分散,爲了保證每一個孩子就近入學,我們積極爭取捐贈資金,在全村規劃建設4處幼教點,90余名兒童在家門口就能享受與城鎮幼兒園一樣的設施和師資。經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貧困群衆的生産生活條件得到顯著改善,貧瘠的小山村正上演著新時代的山鄉巨變。

“借豬還豬,借雞還雞”的智慧

記者:“扶貧先扶智”。這幾年,教育在涼山脫貧的過程中發揮了哪些作用?

李凱:我所在的西南石油大学,从2016年开始向凉山派驻教职员工参与扶贫工作。在金阳县,我们的扶貧幹部发现,当地不少群众思想封闭、观念落后,文化素质普遍较低,“等靠要”思想严重。学校向贫困户发放的“脱贫鸡”“致富猪”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被吃掉了。

根據當地實際情況,學校最終確定了以“借豬還豬,借雞還雞”爲主要內容的特色養殖幫扶措施。學校出資購買豬和雞,借給每個貧困戶一頭小母豬、20只小母雞進行養殖,邀請養殖專家對群衆開展養殖技術培訓。同時與村集體及貧困戶簽訂借養三方協議,待租借期滿後,貧困戶將等價小豬和小雞還給村裏,作爲村集體經濟所有,在養殖過程中,如果豬和雞自然死亡,貧困戶不作賠償。

這項舉措通過“借”的方式,讓彜族群衆明白了“責任”與“權利”的新觀念,極大激發了貧困群衆內生動力,變“要我脫貧”爲“我要脫貧”,不僅解決了貧困戶勤勞致富問題,還解決了村級集體經濟問題。如今,“借豬還豬,借雞還雞”政策已在涼山普遍推廣。

脫貧攻堅,不僅要讓群衆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更要促使大家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這樣才能真正實現農業強、農民富、農村美。

賀盛瑜:西昌學院是涼山唯一的省屬本科院校,一直以來立足涼山,服務涼山,在脫貧攻堅中,學院充分激活學校人才、科技、教育動能,將學校建成服務涼山脫貧奔小康的“行動基地”和人才培養基地,爲涼山脫貧奔康和永續發展提供了堅強的人才、科技和産業支撐。

近年來,西昌學院對二級學院(部)和專業進行歸類調整,確定了“辦學定位的區域性、專業設置的地方性、培養目標的職業性、教學過程的實踐性”總體思路,讓學院更深度地融入涼山。

學院通過“彜區頂崗支教”“一村一幼”志願者支教等措施,助力教育扶貧。我們在深度貧困縣建起了産業示範基地和“農業科技專家大院”,開展科技服務、科普宣傳,爲涼山特色糧食作物和果蔬産品的産業化發展提供科技支撐和決策咨詢服務,助農增收致富。

我們還開展文化服務和彜區鄉村美化等活動,推進移風易俗和鄉村文明建設,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學院構建了“三層次六結合”禁毒防艾教育模式,每年組織2000名志願者深入涼山17個縣市開展宣傳教育……

如今,學院教學科研與涼山社會經濟發展聯系越來越緊密,走到涼山的城鎮鄉村、田間地頭,經常能看見西昌學院教師學生的身影,他們利用科研和專業優勢,傳播先進的理念和技術,讓古老的大涼山充滿生機與活力。

鄉村振興,關鍵靠人才、靠教育

記者:下一步,咱們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後,涼山如何才能鞏固好脫貧成果,從長遠看,還需要做哪些工作?

賀盛瑜:從長遠來看,涼山要實現持續脫貧和鄉村振興,關鍵要靠人才、靠教育。但受各種因素影響,涼山教育底子薄,欠賬多,是“短板中的短板”,教育的落後是涼山最大的落後。

一方面,受多子多福等思想的影響,涼山早生早育、多生超生的問題十分突出,涼山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的“負載”非常大;另一方面,各個領域都存在人才基礎薄弱、人才質量不高、人才引留困難等突出問題,具體到教育領域,就是優秀教師引不來、用不上、幹不好、留不住,這也是涼山教育發展“卡脖子”的問題。

李凱: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大涼山深處的三河村,走進困難群衆家中,與當地幹部群衆共商脫貧奔康之策。他對彜族鄉親們說:“過去的確是有‘鬼’的,愚昧、落後、貧窮就是‘鬼’。這些問題解決了,有文化、講衛生,過上好日子,‘鬼’就自然被驅走了。”

習總書記指出了涼山脫貧攻堅工作的“要害”。涼山彜族是新中國成立以後,直接從原始社會或奴隸社會“一步跨千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同時,涼山處于橫斷山區核心地帶,山高谷深,交通發展長期滯後,彜族群衆生活環境長期封閉,從昭覺縣支爾莫鄉的“懸崖村”就可知一二。

現在,涼山生活條件好了,但一些落後的觀念和習俗仍然存在,例如婚嫁的高額彩禮、葬禮大操大辦、群衆脫貧致富的動力不強等,這些都是橫亘在小康之路上的“攔路虎”。

涼山脫貧之難,難在不僅僅要讓群衆從物質貧困中“走出來”,更要從精神貧困中“站起來”。在完成“兩不愁,三保障”的基礎上,必須多管齊下,移風易俗,爲將來持續脫貧、鄉村振興,打好基礎、做好鋪墊。

賀盛瑜:李書記說得對。解決涼山當前的絕對貧困和將來的相對貧困,從根本上需要加大對涼山高等教育培養本地人才的支持力度,破解涼山人才荒問題。涼山本土人才主要輸送高校有西昌學院、西昌民族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四川應用技術職業學院共3所學校,每年爲涼山培養的人才不足3000人,而目前全州相關産業的應用技術人才尚缺近10萬人。

教育是實現涼山振興的最根本力量和保證,因此,我建議要多渠道加強涼山高校定向、訂單培養力度,優先解決一批急需緊缺人才的培養。進一步加大對涼山高校的資金傾斜力度,提升高校培養地方人才的能力。


扶贫故事 洛古有伍有个“总经理”梦

駐村第一書記李凱和村民在一起

5月26日上午,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淅淅瀝瀝地下著雨。33歲的彜族村民洛古有伍把家裏的203只羊放上山坡後,站在羊圈旁邊時而比劃、時而沈思,他正謀劃著給羊建一個更寬敞、舒適的羊圈,他還爲自己設計了一間辦公室。

這項工作迫在眉睫。就在2019年,洛古有伍的羊因爲羊圈密度過高,病死了7只,被踩死了3只,直接經濟損失近2萬元。

“我信得過李書記,是他幫我卸下了思想上的包袱,鼓勵我甩開膀子去致富。”洛古有伍所說的李書記,是西南石油大學派駐三河村第一書記李凱。了解到洛古有伍遭遇的困境後,李凱第一時間伸出了援手。

回到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到三河村考察調研,在彜家火塘邊與當地村民共話脫貧致富,並鼓勵他們“日子一定會越過越好”。總書記的到來激發了三河村村民幹事創業的熱情,養牛、養豬、養魚、種草藥……一時間,三河村脫貧攻堅勁頭十足。

建檔立卡貧困戶洛古有伍也從親友那裏借來十幾只種羊,准備通過養羊致富。在駐村幫扶工作隊的幫助下,他的養羊事業越做越大,到2019年底,養殖規模近200只,一躍成爲三河村第一養羊大戶。

可是,還沒來得及高興,洛古有伍便遭遇了難題。傳統的小農養殖辦法,已經承載不起這麽大的養殖量,狹小的土圈滋生細菌和蟲害,大羊踩死小羊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能不能讓洛古有伍牽頭成立養羊合作社?一來可以貸款新修圈舍、擴大養殖規模,二來還可以形成示範效應,帶動更多村民養羊致富。”李凱找到洛古有伍,把自己心裏的想法告訴了他。

沒想到,洛古有伍很反對:“我從沒貸過款,要是虧了李書記負責嗎?我也不懂得什麽合作社,讓其他人來分我的羊?想都別想!”

李凱並不氣餒,他在學校擔任過輔導員,做思想工作是他的特長。他了解到,洛古有伍家有5個孩子,爲了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過上好日子,洛古有伍才下定決心養羊,如此重視子女教育的家長,在彜區並不多見。

“要讓5個孩子都能接受好的教育,就必須要承擔責任、承受壓力。養羊也是同樣的道理,要承擔風險,才能獲得更大的收益。你放心,我們會幫助你,讓風險在可控範圍之內!”李凱不厭其煩地上門造訪,讓洛古有伍陷入深思。

慢慢地,洛古有伍對李凱敞開了心扉。李凱順勢幫助洛古有伍聯系工商局、銀行咨詢注冊合作社和貸款事宜,又請來農技人員對他進行技術指導。最近,洛古有伍遞交的成立合作社申請已經進入審批階段。

“以後,我不僅是個‘放羊倌’,還是放羊的總經理,讓村裏更多人通過放羊過上好日子!”洛古有伍高興地說。


记者手记 知识改变命运 文化浸润乡风

涼山州昭覺縣三河村新貌

爲什麽涼山脫貧攻堅是“難中之難”?一位在涼山扶貧多年的基層幹部告訴記者,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下,各方力量集結涼山,各種資源彙聚涼山,要幫助貧困地區修一條公路、幫困難群衆建好一套房子,都不是太困難的事,但是要改變群衆千百年形成的思想觀念、生活習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辦到的,必須久久爲功、下足“繡花”的功夫。

四川涼山脫貧攻堅的目標在“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的後面加了兩句話:“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扶貧與扶志、扶智兩手抓,物質脫貧和精神脫貧同步推進,是四川涼山脫貧攻堅的一大特點。

在涼山彜區,一個家庭普遍有4到5個孩子,接受不了良好的教育,學生便難以通過國家通用語言“第一關”,繼而嚴重影響升學。聽不懂上課、難以融入學校環境成爲學生辍學的重要原因。沒文化、不會普通話,更是成爲彜族群衆走出大山的羁絆。

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重要途徑,基于這樣的認識,四川創造性地開展了“一村一幼”試點,大力推進“學前學會普通話”,一些區縣用“五長”(家長、校長、縣長等)甚至“九長”負責制來落實控辍保學任務,努力實現“一個都不能少”的承諾,讓越來越多的學生通過知識改變命運,“一人成才,全家脫貧,全域奔康”。

記者曾在涼山彜區一個邊遠的村小看到,課間時分,學生們在操場整齊列隊,不是做操,而是學習怎麽洗手、洗臉、洗頭、刷牙。老師手把手地給孩子們打肥皂泡、搓手,有的孩子認真地在看、在學,也有的可能因爲緊張,洗頭時露出了像打預防針一樣的表情……校園裏傳遞文明的一幕幕讓人動容。

一個駐村扶貧第一書記,爲了能讓群衆習慣坐板凳,從低到高,不斷調整凳腿的高度,用了一年時間,在鋸掉了無數根板凳腿之後,終于讓大家接受了坐板凳的習慣……

在涼山,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在完成“兩不愁三保障”的基礎上,四川注重通過“教育智慧”開展移風易俗,解開群衆精神之困,並通過開展感恩奮進教育,用文化浸潤鄉風,激發群衆“內生動力”,引導群衆用雙手創造幸福生活,涼山也因此迸發生機、充滿希望。(魯磊)


關閉窗口

主办:西南石油大学扶贫工作办公室 联系方式:028-83032020  技术支持:西南石油大学网络与信息化中心